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艺术评论 > 正文

《巨匠之门》杂志——韩敬伟研究访谈

1、有论者认为,您的画越出了水墨写意和工笔重彩的分界,越出了山水、花鸟、人物的分科,以其独特的、令人惊异的风貌出现于画坛,您怎么看这种评价? 


•孙美兰教授的这一评价,主要指我十年前的作品风貌,那一时期的作品很重视画面结构上的经营。因此借用什么素材或采用什么方式,都是为了画面结构要有一个美的秩序。由于所选的素材有别于他人,且在组识方式上有自己的方法,在美的秩序把握上有自己的理想追求,这是画风形成的几个要素。 


2、在您的绘画中,无论多现代的意识都很难隐去您绘画中传统文人对自然观照的情怀,在传统文人情怀与现代绘画表现意识之间,您是如何把握的? 


•在我的艺术行为中,骨子里有传统文人的情怀,这是多年以来在学习与研究中建构了一个传统文人的审美心理的缘故,是我因承传统文化精神的结果。但是传统文化要向前发展,艺术的生命也以创新为标志,停滞下来就意味着死亡。在当今,传统文化思想在外来文化思潮的影响下得到重新审视,人们在传统文化认知过程中,不断的寻找和确认传统文化的现代价值,并通过与现代观念相整合,实现传统文化的再创造。从绘画艺术来看,传统绘画在视觉语言表现性研究上还没有上升到理性的思考,在这方面西方上个世纪初,进行了一些研究,从而绘画开始了自觉运用视觉语言表达某种情感和意志,使视觉艺术表现进入一个新的历史阶段。 我对中华民族传统艺术充满智慧的一面和很高的艺术追求表示崇敬,也认为在艺术多元化的今天也不失启示作用或在某些方面有指引意义。但对西方先进的视觉经验也积极吸收,并进行实践体验,从而使中国画表现更富视觉张力。 


3、从您的作品中,我们不难看出您对传统绘画中的形神观念、时空表现、意蕴构成,直到笔墨章法等方面都进行了大胆的变革,固有的规矩法度在您这里都可以打破,而您所看重的只是如何将自己的所见、所思和所悟充分地表达出来,请进结合绘画实际谈谈这方面的体会。 


•我们现在的知识结构与古人不同,审美经验以及形成的审美预备心理也不一样,因此审美感受有很大差别。如果套用传统的形神观念、时空表现、笔墨程式,很难表达现在的审美感受。因此打破一些故有规矩,创造一些新的表达方法是很自然的。譬如:我在创作实践中比较注意形态之间的有机排列和组合关系,以此来揭示我对生命形式的体验,这是我对形态表现性有过研究的结果;注意画面质地变化的节奏控制,加强了视觉语言表现性的张力,这是因为曾研究过绘画质地表现的结果;注意色彩结构布局和色墨结合的实践探索,力求中国画创新与发展,这是曾研究过中、西色彩表现规律的结果。由此画面出现严整的笔墨形态结构,富有较强质地意识的形态表现﹙如鱼鳞皴的创造与使用﹚和色墨结合的表现探索,是现代人审美表达的自然行为。 


4、您的国画可以说是集中专业画家的艺术素养,民间美术的抒情手法、传统艺术的意蕴渗透和西方美术的现代构成于一体的创作,您是如何做到的? 


•从专业大学里出来,受过中、西方文化思想的陶养和专业技术上的严格训练,这是具备专业画家艺术素养的重要条件。 大学毕业后,我曾对中、西方文化这两张大网一度困惑过,于是从1986年开始骑自行车连续四年考察黄河流域九省自治区的传统文化遗迹、民间艺术和各地风俗。在考察期间,让我感受最深地就是民间美术,是民间美术启发了我的创造力,是民间艺术活动让我懂得什么是真正的艺术行为。 考察之后我对中国传统的东西产生了浓厚的兴趣,开始从实地考察转向传统经典文本研究,为准确把握传统艺术精神和建构一个中国画家特有的审美心理奠定了基础。 绘画是一门专业,是通过视觉符号来传达人类的审美感受,因此如何运用视觉符号传达某种精神与意志这是一门学问。在如何艺术表达上的理性思考我们不如西方,从2000年开始我曾立项研究过艺术表达上各种视觉因素的表现性,这对日后绘画创作获得更大的自觉表现奠定了基础。 


5、 您一次又一次延母亲河——黄河西行,无数次陶醉在温暖低矮的土屋里,恍惚迷失在满是烟草味的窑洞里,这里是否是您艺术创作的源泉? 


•当我每次能够在土屋和窑洞里住上几天的时,一定是找到一位我最感兴趣的民间艺术家。能够在那里住上一段,我会感到只有在这些民间艺术中,艺术才能成为一种纯粹的心灵感知与直觉运动。这些民间艺术家没有受过多少教育,他们不带有任何束缚地去认识和感知世界,并根据自己的喜好进行创作。他们随心所欲地组合画面与色彩,在他们的艺术世界里,没有规则,没有规律,只有心灵流动地痕迹。但是他们的画却有着一种惊人的美感,那种质朴、稚拙,大胆的构图与整体效果显示出旺盛的生命力与内在的激情及特有的秩序美。这些民间艺术家的创作活动曾对我的创作有过重要的启示。我在民间艺术家那里找到了一个艺术家理想的人生境界和真正的创作状态。这个理想的人生境界又是怎样的呢?如果用一个字概括就是“真”。这个“真”是指未经人为的东西,也指本原、本性等。朱自清在他的《陶诗的深度》一文中有这样一句对“真”的解释“真、就是自然”。这里的自然是自自然然的意思,人生能如此这样,也就近乎老、庄哲学所探究的自然之“道”了。有了这样一个人生境界,创作上也一定能够进入出于美与心灵的需要,不受限制地表达自已的愿望,没有修饰,不讲什么规则,随心所欲地表达自已所感受到的生命情境的状态。 


6、 您对于传统山水画的写意精神的艺术主张是怎样理解的? 


•传统山水画作为文人士大夫主体精神的表现形式,作为文人士大夫的一种排解方式和追求理想人生及对大千世界玄妙的本体追求的一种形式,早在魏晋文人士大夫阶层就开始得到盛行。尤其山水画在两晋玄学的影响下,许多文人士大夫游山水、画山水、写山水,并在这个过程中体验大自然中蕴含的玄妙义理,进而表现主体情思。这是当时文人作画的基本动机,这一点我们可以从宗炳的《画山水序》和王微的《叙画》中得到印证。 文人山水画不去摹仿自然,而是借万象之表来体现与“道”相合的境界,进而触及这个世界本源的问题,这就是传统山水画写意精神的本质内容。 


7、“行万里路”、“师法造化“、“搜尽奇峰打草稿”本是历代画家重要的创作思想,但在对大自然的审美观照上,古今画家更多地是取其雄奇秀丽的一面,而对那些寻常之景、平实之象则少有人描绘,尤其是那贫瘠粗陋的黄土高坡,更难赢得画家们的青睐。而您却沿着黄河走下来,所看到的正是这不入画家眼目的自然景观,和那些生于斯、恋于斯、老于斯的再淳朴不过的普通民众。是什么促使您选择这些的? 


•我所发现的美,是由特殊的眼光,特殊的审美经验下的特殊敏感性作用下的结果。这是由于曾经受过的训练和教育及个人的创作实践积累获得的,并形成一个有别于他人的主体建构。这种主体建构将自己的审美趣味当作在感知层面上剪裁对象的尺度,合乎自己审美趣味的东西就保留下来,甚至加强之;而与审美趣味不相合的因素就要舍弃。 我对西北自然景观感兴趣与特殊的审美经验下的特殊审美敏感性有关。 


8、我们知道您的笔名是“老坡”,能谈谈这个笔名的来历吗? 


•孙世昌先生曾对此有过解释:“他主要得益于黄土高原那些寻常平实的景物,普普通通的坡岗沟壑和生活于其中的人的纯朴情感,“老坡”的笔名就源于此。” 


9、跟一些自学成才的画家相比,您一直走在绘画学习和研究的道路上,在这个过程中,有哪些画家对你产生过较大影响? 


•西方画家有毕加索、塞尚,中国画家有懂其昌、虚谷、齐白石、黄宾虹。 


10、传统文人画讲究诗、书、画、印的结合,对于一幅传统的中国画来说,把诗、书、画、印结合起来,似乎才表现得更为完整,更有特色。而今天的画家在这方面似乎不那么重视了,对这种现象您有何看法? 


•今天画家对美有新的认识,对表达方式有新探索这是创新。 


11、艺术创作上的“自由王国”,是每个献身于艺术的人所追求的最高境界,但是要真正跨入这种境界,谈何容易!中国绘画传统是张网,花很大气力进入这张网的李可染先生引用古语表述过自己的体会:“入网之鳞,透脱为难。”古代画家只有一张网可入,透脱出来就成大家。现代画家又多了一张西方绘画的网,透网更难,真正跳出这两张网的,现代画家能有几人?大多数人在网中挣扎而不自知。谈谈您是如何做的? 


孙世昌先生撰写我的画评中有一段这样写到:“孟子云:‘不以规矩,不能成方圆。’绘画得有规矩,破了既成的规矩,创造了新规矩就获得了自由,这就是为什么要‘用最大的功力打进去,用最大的勇气打出来’的道理。即使是民间艺术,虽然没有高等美术院校认可和熟悉的规矩,但有祖祖辈辈传下来的口诀、规矩、民间艺术的高手,也是破了既有规矩才获得随心所欲的表现自由的,这是艺术的辩证法,也是历代大家都走过的道路。所以‘透网’必先得有个‘入网’的过程,入了网再破网而出与没入网完全是两回事,这里起码存在高下、文野之分。”在上大学的时候和毕业后的五年间、我入的是西方绘画的网,从1986年开始骑着自行车考察黄河至今,我认为入了中国传统绘画的网。能否真正成为透网之鳞这需要更大的努力。  


12、工业文明和后工业文明不仅改变了山水的自然景观,也改变了人们的审美心理与价值观,要通过艺术语言反映这个时代所体现和追求的审美心理,应该从哪些方面着手? 


•首先要关注当代思想领域学术前沿的发展,研究当代艺术本体的精神内核,当然这一切研究都不能割断传统。在高度科技术发达的今天会出现很多能够表达情感的工具和材料,对此我们不要太保守。 


13、绘画的单纯性您是怎么理解的? 


•绘画的单纯性是指排除一些单纯的技术表现和物理属性的传摹,因为这些与美关系不大。视觉艺术是通过形、色、质的因素来揭示主体对生命的感受。艺术的创造就是要把这些复杂、深奥、丰富的人类感受,简化、清晰为形式化。因此在传达审美感受的时候,强调艺术表的单纯性,即指美的纯一性不要被杂乱的东西削弱了。我们所从事的视觉传达,颇似通讯科学,目地是去掉杂音,减少收接信息人的怀疑,以获得显明、准确的信息。 


16、您在用笔上是野战无律,在用黑(色)上是随意点染,在构成上是纵横捭阖,但却给人以“粗头乱服中见姿质,纵任无方中显功底”的感觉,颇有化腐朽为神奇,不经意中见慧心的艺术特色。具体谈谈您是如何做到这些的。


•禅师有云:“悟法者纵横自在,无非是法”能野战无律、随意点染,法自在其中,只是寻求大法的自然而然。  


17、中国山水画的本质追求是什么  


•历史上山水画的专论有很多,但最早的对后世影响最大的,还是南朝宋宗炳的《画山水序》。这篇山水画专论真正的揭示了山水画的内质追求,为山水画日后的发展,起到了决定性作用.稍后的王微也是南朝宋时画家,所著《叙画》与宗炳一脉相承,是画史上非常重要的两篇专论,为山水画的发展奠定了理论基础,是我们认识传统山水画,洞见传统绘画奥妙的两篇必读画论。 宗炳著《画山水序》,王微著《叙画》,虽在思想上有所差别:宗炳偏佛理,王微重道玄,但有许多相通之处。他们都认为山水形貌是表象的东西,内含生机勃勃灵妙的意趣,只传摹物象之表,不明其理,表象的东西就毫无生机。因此观山水、画山水已经成为圣贤之人体道、悟道的活动,而好的绘画又完全可以合“道”、通《易》的。这样的画作比真山水更明妙理,所彰显的是宇宙变化规律,观赏者也能从中体会到玄妙的意趣而感到畅神,这种艺术活动旨在揭示世界本源的东西,我想是中国山水画的本质追求。 


18、我国现在整个社会文化本身就是多元的,这也使目前画坛审美标准空前多元化,在这样多元化的文化背景下,还在用以前文人画的某些评判标准来评判现在的中国画,是不是已经不能适应时代发展的需要了? 


•艺术的生命以创新为标志,停滞下来就意味着死亡.往往实践者每向前跨越一步,都要回过头来,重新用现代的眼光审视传统,从中找寻具有现代艺术实践可用性功能和对艺术变革有启示作用的东西,这是“借古开今”


中国文人艺术的追求要冥合“道”的境界,这实际已成为一个民族的审美理想。在这个审美理想下,一切创作上的要求如:形神把握、意境的创生、气韵营造、品评标准、修养的模式及技法的学习,都形成了完备体系。这一种整个民族的审美理想与表现方式,是这个民族所生存的地域环境,社会时序变化,所派生成的宇宙观和人生观影响下的必然选择。这种传统的审美理想,长久的根植在一个民族世代文人的心中,这里一定有它经久不衰的奥妙,这是值得我们研究的。试想一种艺术所追求的是超于万物之上;是绝对的、浑朴无名的;是宇宙本体的东西;是无的东西。那么,有所指向的追求,小我的感官刺激及肆意的心理表现,又将如何相比。尽管当今艺术十分崇尚自我心性的表达,但有些时候,现代人在心性的概念上与禅宗所云的心性和庄子所尚的天性有所不同。禅宗所说的心性不是妄念下世俗的心性,庄子所尚的天性也不是欲望扭曲了的本性。因此人世间常把凡尘所染的世俗心性,也看作真心性,这与禅宗、庄子所言的心性及天然本性是向悖逆的。人的心性本是清净纯朴的,一旦受客尘所染就有了“所谓迷心、诳妄心、不善心、疽妒心、恶毒心”(惠能《坛经》第二十三节)这些世俗之心的生成都是妄念所至。在禅宗看来人的心性本清净,妄念一旦覆盖,如同乌云蔽日。庄子尚“无用”、“无为”,一旦动了智巧,纯朴的东西就要丧去。  


艺术若重心性的彰显,则要分清世俗之心和原本清净的本心,任何妄念下的心性,都不是真心性。图“新”、图刺激、图某种名利的维护和创造,都是动了念、动了智巧之心,这些都不是真心性。因此,中国画是人生修养的表征,是人的心性不断去掉我执与法执,复归自然本性的印证。这个人生修养的过程就是把著相之心通过遗理弃知和不执着事物任何一边的中道之法,实现心性本源的虚空,只有这虚玄的心性,才能冥合以无为本的道的境界。这种艺术活动的本身是一种高级的文化活动,尽管一个民族在追求中经历了漫长的时间,但仍能延续至今,这一定有其相对永恒的因素所在。试看这种文化活动的本身是求返于真性本初,是力求把握世界真相,并使精神在超越现实的审美活动中,获得彻底解放。这既是非常传统的理想追求,同时也是非常现代的追求。我们在认识传统的过程中,会发现有很多东西都富有现代价值,是因为在传统的温故中,能够辨别当代绘画发展的趋势,也因为某种经验可以通过现代观念的整合,构成新的东西,这就是认识传统的意义。中国传统文化的精华所在,不仅在历史上充满智慧的光彩,而且在艺术多元化的今天也不失启示作用。艺术发展到今天,我们不能完全用传统的标准来评判现在的中国画,但是全盘否定也不可取。 


20、整个画界的审美标准的多元化,决定了中国画市场发展的多元化,在这样的市场情况下,您是否能为广大藏家提一些好的建议? 


•选择审美主流的东西。主流的东西一定有一个民族文脉的传承和一个健康的发展方向。 


21、美术界人士在为学院派绘画绵延不绝的生命力感到庆幸的同时,也提出一个尖锐的问题:今天的美术学院为何难以为中国画坛贡献出真正的大师?作为清华大学美术学院、鲁迅美术学院双聘教授,从文化战略的高度您如何看待这个问题? 


•大师不是教出来的,那是个人的事。教师只是一个示标,指出走向大师之路,能否沿着这条路走下去,要靠个人的努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