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艺术评论 > 正文

当代中国画的个性化建构

——范扬、袁武、韩敬伟、戴顺智作品联展感言 王志纯      


范扬、袁武、韩敬伟、戴顺智都是当代中国画坛很有成就和影响力的画家。他们的人生与艺术历程有很多共同点:他们均出生于1950年代,经历过新中国美术风云变幻的发展演变过程;他们都是在改革开放恢复高考之后,进入美术院校,接受了扎实的造型基本功训练;他们都是在1980年代到20世纪末在中国画坛脱颖而出;新世纪以来,他们又以各自独特的画风在全国产生重要影响……但他们的审美追求、艺术取向、创作路径、语言结构各不相同,各自都具有自己鲜明而独特的艺术风格,这又成为他们共同的品格…… 


当代中国画创作中有很多需要深入研究的课题:如何继承和延续中国画传统,挖掘民族文化的丰厚资源,并进行创造性转化,使当代中国画创作既保持自身的民族特性,又具有当代的面貌……如何融化吸收外来艺术的营养,给中国画内部注入新鲜的艺术元素,使其不断产生新的活力与生机……当代中国画无疑更需要与当代的社会生活保持紧密联系,不断吸收源头活水,充实作品的内涵……当代中国画亟待建构当代的艺术语言和风格面貌……而对中国画家来说,创作中的个性化建构,应该是与所有学术命题相关联的、贯穿始终的、最核心、最重要的课题。继承传统也好,吸收外来艺术营养也好,都需要在自己的作品中转变为活生生的个性化创造,才是有意义的,才能成为当代中国画的有机组成部分。对社会人生的个性化视角和独特感悟是形成自己的艺术语言,建构独特艺术风格的起点,个性化面貌和艺术风格的形成是艺术家走向成熟的标志。


个性是艺术的生命,没有个性就没有艺术的生命。其实,无论画什么,如何画,都不仅仅是画面上的事,功夫往往是在画外。基本功、造型能力固然重要,而更重要的是审美感悟和生活积淀,这些都是由画家的个性、爱好、气质、修养等所构成的特殊艺术素质所决定的。画面的语言结构、形式面貌都是非常重要的,但更重要的是神韵、意境、内涵、味道……这些又与艺术家的传统渊源、学识积累和审美修养息息相关。


这几位艺术家在建构个人艺术风格的过程中,常常带有各自不同的特点。范扬对中国画传统语言的深层感悟以及灵气超群的艺术表达;袁武对民族历史及现实人生的深度思考及其对徐蒋体系人物画的继承与超越;韩敬伟对陕北连续数年的痴迷及其独特的审美感悟和艺术表现;戴顺智植根于个性深处的艺术语言的生成与独特的艺术风格的创造;均可以感受到他们深厚的人生历练与广博的学识修养在其艺术的个性化建构中所产生的复杂作用……这些都难以用简短的言语理清,却又是非常明确可感的。


从某种角度说,艺术创作中个人风格的建构和创造,同时就是对时代风格和民族风格的追求。我们提倡艺术的民族精神和现代表现,唯一的途径就是要培育个性化的追求,鼓励和扶持个人艺术风格的探索。因为,艺术的时代风格、民族风格都不是空洞的,概念化的,口号式的。只有蕴含在个人风格中,在个性化的艺术创造中显现出来,才是鲜活的,具体的。有了鲜明独特的艺术个性,民族性、时代性自然就在其中了。从人类艺术发展演变的历史来看,每个时代的艺术高度常常是以个人的艺术成就为标志的。当代中国画的繁荣和发展,需要加强艺术创作中的个性化建构,需要杰出艺术家的个人风格的创造。


艺术创造中全方位的个性化建构,不断经营和完善自己独特的艺术风格,正是几位艺术家给当代中国画坛的贡献和启示。


(王志纯 北京画院艺术委员会副主任,《当代中国画》主编)